∠( ᐛ 」∠)_

今天又咕咕咕了_:(´□`」 ∠):_
【安安:让我来打爆你的狗头吧~】

是我的天使给我的人设!!!!!!!!!我哭爆!!!!!

一個稍微長的置頂✨✨

很高兴你能过来看到我❤

这里是祀年✨

cp雷安雷 不拆 也是杂食党💓

努力写出自己满意刀和糖💦

是凛冬冬爹的魔鬼女孩粉丝‼️‼️‼️

【不说了我还能再爱冬爹一辈子.jpg


❗️上学常弧 扩列私信 经常咕咕咕

❗️是一名在c圈的边缘大鹏展翅的垃圾coser  会努力还原💦不做精彩人

‼️脾气有点暴躁 舔颜高p狗 画画烂文也烂💦

❌精彩d5人和精彩md人

❌ky 孤儿  传说中的白莲花 侵权描图盗图者  

❤可爱,认真,随时充满活力的人 一切美好事物  

🙏我真的真的非常需要您给我文或者画的建议,以及感受等,我想让我自己知道我到底哪里不行,我哪里要改正(づ ●─● )づ

👉请礼貌待人鸭💦大家都是小天使我也不好说什么让你伤心的话💦


大家一起共勉!!٩( °༥° )و ₎₎


自己的段子

●这啥啊这啥啊这啥玩意啊

●原创,不是你就打死我好了

●乱打的,和亲友接着玩的东西


冥溪河的前一条河叫忘川,它灌溉彼岸,使彼岸花开的更加灿烂。


但河里的不是普通的水,是那些不愿转世的苦情人留下的怨念。从忘川流入冥溪的魂魄,便合着冥溪的水,最后被无情的荡尽。他们是这个世界上真正抛弃的物种,散魂意味着无法转世轮回,只有想不开,等不到,孤单一身的人才会跳进忘川,流入冥溪。


摆渡人轻轻从西往东的划过水面,从忘川到冥溪,也有一段的水路。他坐在船上,仰望着天空发呆。船会随着流水一荡一荡的回来,所以也不用担心回不去。

正在发着呆,突然听到一声熟悉又陌生的声音。

“冥…冥…溪…下……下”

断断续续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发出,很微小的声音,不仔细去听是听不到的。

“是谁?”

摆渡人说道,心想着这里除了他还能有谁?河下的魂魄?不太可能,到这里应该几乎散魂了,能有多少魂魄能坚持这种痛苦?

“下……下……”

声音又发出来了,是叫我往下看吗?

摆渡人伸出头来,没有看到任何东西,只有那荡起涟漪的水面。

“也许是错觉吧?算了还是先回去吧。”

第二天再次经过时,又听到了声音。

“安……好……下…面…看………”

摆渡人依然伸出头了头,他依然看不到又有什么东西,只好回答道:“我看不到!”

“不……你………我的………手…”

手?依然没有看到。这种声音好熟悉,又好陌生,为什么呢?

摆渡人自顾自的摇摇头,长叹一口气,大喊道:“我不知道!”

回声荡了很久,从那边到这边,摆渡人这才走了。

第三天了,摆渡人经过那里,再也没有听到那个声音。他大喊一声:“你在哪里?”

没有人回答。

又喊了一次,回应他的是无尽的寂静。

摆渡人回去了,再过了几天就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。

那魂魄在跳入忘川前,向孟婆那里拿了点丹药,可以在流入冥溪上,保持三日不被散魂,摆渡人还能听到自己的声音。魂魄心满意足的看着摆渡人,即使看不到自己,自己能看到他就足够了。

自己的爱人成为了摆渡人,自己成为了魂魄,其实就这么看着他也挺好,最后一眼…足够了。

散魂了,消失了。

摆渡人没有记住她,没有看见她。

魂魄散了,化作成星光点点,化作天空中的尘埃



【雷安】来自星星的你

  ●只是开头,有时间会补上/不

●占tag抱歉



“所以…?这就是你侵入我梦境的理由?”

我用力摇摇头,慌忙的解释道:“不不不,我叫'star'”

“'star'?你有中二病么你?”

自己说的话被否定掉了,只好支支吾吾的说着:“对…对不起…但…但是我真的是叫'star'!”

眼前的男孩烦躁的挠挠头,最终叹了一口气说:“好吧,我叫雷狮,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,总之天快亮了我得醒了。”

“诶天要亮了嘛?不对!三皇子殿下!我是'star'NO.77!是流星派来的使者!”

“啊?什么东……”

“时间快不够了!三皇子殿下!我们明天见!”

于是我匆忙的就离开了殿下的梦境。

脑洞

大雨滂沱,安迷修拿着双剑,然后站在那大雨之下


“哈…”


“恶党杀死了……”


然后安迷修猛的扔下了双剑,以自己一生最快的速度去追赶那即将消失的尸体


一秒…两秒…快触碰到时


只剩下星光,最后随风消逝,不见踪影


“难道你伸出双手不是要我杀死你吗?”


安迷修流下眼泪


难道你不是要杀死我吗?”


安迷修用尽平生最大的力气去喊


“为什么会这样啊!你难道不是要杀死我吗!”


“为什么啊!”


【安雷】所以殿下到底为什么自杀

●看题知玻璃渣,是一篇小短文

●少些ooc,是皇骑pa

●以前瞎码的,有任何意见请提出来

●有意见会改会删掉重发

●以上预警ok了↓↓↓


七八岁的男孩,正站在石头上,拿起了一根树枝指着他眼前的小骑士。

“安迷修,我以雷王星未来的国王向你宣言,你从今以后有我的权利,所以,带着我那一份,去看遍这个世界。”

小小的安迷修睁大了眼睛,很快又恢复了平静,对着眼前未来的国王行着骑士礼。

“是!”

过几天小安迷修就出发了,殿下拿出了一个绷带,对他说:“笨蛋骑士,自己小心点,这个绷带…就…就给你拿来疗伤!”

小安迷修笑了笑,行完礼,就离开了。


小安迷修踏遍世界,为了自己也为了殿下。几年游历已经变成了一名正式的骑士。不知道国王殿下在这几年是否安好呢?手上的绷带还是殿下给的呢,想到这里,安迷修的心就暖暖的。

当他回去时,回到皇宫时,才听到了殿下的死讯。

———未来的国王疑似被暗杀

他连忙跑进了皇宫,即使是多么大的事情都要遵循着骑士道,可是这次不一样,那是他的殿下,是他的雷狮。

他急忙问那些下仆:“这位小姐,国王殿下怎么了?!”

下仆低下头,指着安迷修的左边。那是曾经与殿下一同在月光下看玫瑰的地方,说:“在那一边,国王的墓碑。”

“您来了。”旁边的女仆轻声道。

“国王殿下在您走后的几天,自杀了……殿下和我说,等您来了务必告诉您一句话。

[我注定要死,要你代我去看世界是为了支开你,如今你回来了,真想看看你的表情啊。不用太在意我,这一次,就代替我去追随自由吧]。”

女仆说完便落下了眼泪了,对外放出消息称暗杀,其实是自杀。

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安迷修眼眶里打转,然后落在脸上,留下痕迹。

“所以…殿下您当初就知道您要死吗……”


最后的遗物,就是这一捆绷带吗……

安迷修蹲在了墓碑前,轻轻抚摸着墓碑,旁边长满了玫瑰。上面刻着“RAY”的字样。


安迷修哽咽了,然后艰难的从喉咙发出声音


“所以,殿下啊……您到底为什么死啊……?”

【安雷】被神眷顾的孩子

●ooc万分我就偷偷的打个……tag

●杀千刀的烂文呜呜

●有时间会改文


刚出生的安迷修从刚出生就被神眷顾。

创世神告诉他 :

“你是神眷顾的孩子,记住这三句话。你想得到的得不到,你想要的回答都拿不到手中,你绝不会对爱人下狠手。不能告诉别人,只能心里谨记,神会永远眷顾着你。”

师傅收留了安迷修后,安迷修就一直谨记着神的话。小小的安迷修还不太明白这三句话的含义,当他想问师傅时,就会突然忘记自己想的是什 么。 


得不到?我想要剑,想成为一名骑士,我拿到了剑,但这又指的是什么呢?我想要的回答?我问师傅其他问题时师傅不是回答了吗?爱的人?我有喜欢的人吗?不清楚,不明白,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,看不清楚,看不明白。

在十九那年安迷修去了凹凸世界,执行着自己的骑士道,拥护着弱小的人们。

那个时候安迷修已经在排名榜第五了,前一位是雷狮。他一直都不知道雷狮长什么样子,只是从那些参赛者的口中断断续续听到他来自雷王星,他十分残忍,他对一切弱鸡不屑……

可是这些的一切舆论,都是从安迷修看见雷狮那会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白暂的皮肤,精致的五官,紫色的眼睛落满了星空,安迷修愣住了,呆呆地看着雷狮。

“老大老大!那边有个人在看着你!”

正在与卡米尔探讨计划的雷狮转过头去,看见了一脸痴汉样的安迷修。

安迷修这才缓过神来,脸一红,就连忙跑开了。

雷狮看了一眼,转过头来对卡米尔说

“卡米尔,帮我查一下那个人是哪个”

“是,大哥。”

资料显示出来了,雷狮看着那个资料,心里闪过一个模样,但摇摇头,笑了起来说

“排名榜第五的安迷修,不错。”

“大哥您的意思是?”

“我们去找点乐子去。”

看看这个安迷修到底是怎么样的。

于是在下一次淘汰赛的时候,成功看见了安迷修。当然,是受伤的安迷修。

“哟?安迷修?被自己救过的现在反被打了?”

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当然是狩猎你,能获得一大笔积分了,反正你这苟延残喘的样子,我跟你多废话两句也行。”雷狮轻蔑的笑了笑,突然想到了些什么,然后黑了脸说:“安迷修,你是不是恶心我?”

“雷…雷狮…与其和我废话,不如先看看你背后吧。”安迷修断断续续的说着。

“我说,安迷修,你是不是恶心我?”雷狮黑着脸把锤子一砸下去,后面追上来的参赛者就死去了。

“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?”

“………算了没什么,今天就放过你。”

“但是下一次,我就不会放过你了。”雷狮转过身去走了。

安迷修看着他的越来越远的背影,小声嘀咕道

“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…我明明是…喜欢你的呀…”

雷狮走远了,就坐在一棵树上,用力的扯了扯自己的头巾,想着:我刚刚为什么要说出那句话,我到底在想什么,我可是雷狮啊没什么的没什么的他肯定不是那个人他肯定不是…那个人…他应该早死了啊……

“我想要的答案到底是什么呢……”

“到底是不是他呢……”

安迷修过了好几个星期才看到雷狮,那时候的雷狮,好像变了。不是外貌,也不是发型,好像是心里变了,就跟自己一样,想要去寻找着答案,但总是找不到。

但是后面他们一个要狩猎一个要救人常常碰撞在一起,路过的人总是没有那么好运。

好运一点的受了轻伤,差一点点的受了重伤,再差一点点,整个人都没了。

但安迷修总是让着雷狮,因为神的旨意,他不能下手,也不忍心下手。

雷狮也知道他在放水,所以一次比一次打得凶。

“不是!雷狮!”

一阵狂雷劈了过来。

“我想和你谈谈!”

但雷狮没有理会他,一阵阵狂雷劈下去。安迷修也只好用狂风顶了过去。

但是突然雷狮倒了下去,直直的从空中掉下去,安迷修马上抱住了他,然后缓缓降在了地上,放在了树底下,轻轻摇晃着雷狮。“雷狮?雷狮?”

没有回应,安迷修检查了一下,也没有什么生病受伤的现象啊。

“不要过来!不要过来!”雷狮突然大叫起来。

安迷修急忙抱住了雷狮“没事没事!我在这里我在这里!”怀里挣扎的人渐渐没了动作,然后喃喃道:“所以…你的问题…我永远回答不了啊……”

雷狮死了,对外开放的原因是自杀。

但其实不是这样的,安迷修得不到他想要的,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,所以雷狮死了。

他没有了一切,这时候神明缓缓出现

对他说:“孩子,恭喜你,杀掉了恶人,但是你喜欢上了恶人,你没有下狠手。”

“你的灵魂一直游荡,最后还是杀掉了他。”

“不,我没有喜欢他,我杀掉了他,我下了狠手。”

“不,我不是灵魂,我还没有死啊。”

“孩子,干的不错。”

“但是我的心不见了…被恶人拿走了…”安迷修想起了一切的一切,原来自己为什么会感觉得不到答案,原来是没有了那一份的记忆,这一切都是神明的恶作剧。

雷狮就是那个爬墙准备逃出去的三皇子殿下啊

雷狮就是那个会在他跌倒时骂他两句又扶他起来的人啊

雷狮就是那个在他绝望的时候给他希望的人啊

雷狮就是那个在自己死掉以后会哭着喊我的人啊

但是他杀掉了自己的希望,杀掉了自己的救赎。

活着杀了一次,死了还要杀一次。

安迷修哭着哭着又笑着说

“神明大人…他是我童年的救赎…”

“但是我把我自己的希望杀了。”

“你说…这样的我,是不是应该也被定罪呢?”

“那就请那位恶人,亲自来把我的灵魂给定罪吧。”